愛下書小說網 > 重生之帝國征程 > 第五十八章 安排
    來到商會與查爾面對面了解后,李致清楚地知道,這是一個陰謀,但是對他來說這又何嘗不是一個機會呢?一個能夠使得肅西行省迅速發展的機會。

    將查爾安排去籌備糧食的事情后,李致領著張清辭從后院繼續深入商會內部,徑直來到一間屋子。

    推開門,屋內干凈整潔,李致隨意檢查了下,然后滿意的點點頭。

    張清辭則是好奇道:“殿下,這是?”

    “這是我在商會駐地的房間,自上次商會開業后我就沒來過,但沒想到這房間竟還如此整潔。”李致解釋道。

    雖說自商會開業后李致就沒來過,但是查爾卻是對此專門安排了婢女,每日都會打掃這間房間,確保和當初李致來時一模一樣。

    在屋里稍稍待了一會兒,李致轉身道,“清辭,你且在這屋里歇息,我去外面看看。”

    見李致如此說,張清辭想也不想就晃晃腦袋,堅決道:“不,我要和殿下一起。”

    看張清辭如此堅定,李致也不好再說,于是無奈的點點頭。

    一會兒,兩人便來到正殿,此刻正殿一片冷清,因為商會所有仆役,以及工作人員都已加入了賑災之事務,有的在大門處忙著維持秩序,有的在后廚幫著加工食物,還有的隨著查爾去忙于收購糧食的事務去了。

    按理說,這個時候去收購糧食無異于被宰,因為這場災禍波及大半個大夏皇朝,肅西行省周邊的省份大多都遭受了雪災,糧食都被各大富商藏于各自的家中,要想征集糧食無異于送上門的小綿羊等著被宰。

    但是肅西商會可不會被宰,因為肅西商會的成員當中就有來自海浙行省、林西行省、林北行省三大糧食產地的糧商。

    商會完全可以通過平價收購糧食,從而避免了市面上奸商這一環節。

    所以現在李致就是坐等查爾的佳音了。

    ......

    安西城內,馮府。

    “馮兄,多謝了!”查爾拱手感謝道。

    來這大夏皇朝這段時間他可謂是將大夏的文化禮儀學得有模有樣了,這些簡單的禮節還是懂的。

    “哈哈,會長哪里話!能幫到商會,幫到殿下是在下的榮幸吶。”馮玉詳笑道。

    這馮玉詳是林西行省頗有名氣的糧商,但自肅西商會建立后,向外開放了大量技術,并且承諾只要在肅西行省建設工坊、置辦產業均能享受優先供貨權,所以因此大量外省商賈紛紛入駐,像馮玉詳這樣的商賈更是不在少數。

    對他來說,這些糧食算不得什么,無非也就是在糧食上少賺了一些錢罷了,但是卻能因此得到其他的利益。

    先不說眼前能夠獲得查爾和信王殿下的好感,就說日后一旦再有什么商品,他馮玉詳至少來說能夠分上一杯羹,這才是他所看重的。

    “會長,你看這時辰還早,要不我讓人備上宴席,你我小憩一會兒?”馮玉詳看了眼門外的天色,然后笑道。

    查爾卻是知道自己身上背負的重任,不敢耽誤,于是笑了笑,然后擺手道:“不了,馮兄,我這還趕著回去向殿下復命呢,再者說,我能等得起,但是這些災民可是等不起吶。”

    馮玉詳聽罷,點點頭感慨道:“殿下果真是愛民如子啊,這樣,一會兒,會長拉回去的糧食再多加兩車,就算是在下為殿下,為百姓所盡的一些微薄之力。”

    查爾聽馮玉詳這樣說,頗為興奮,然后欣喜道:“那我這就先替百姓們多謝馮兄了!我這回去定要向殿下為馮兄求一個義商的牌匾。”

    聽到這話,馮玉詳頓時喜笑顏開,他們這些商人,雖然有錢,但是地位卻很卑微,只比普通百姓好一點而已。

    “士農工商”這樣的等級制度在古代可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聽到能得到信王殿下的義商牌匾,才會如此開心。

    “那,會長,我們這就去裝糧食吧?”馮玉祥比劃了一個動作,然后領著查爾去到了馮家后院的一處庫房。

    看著眼前碩大的倉庫,查爾驚呼道,“馮兄,這得裝了多少糧食啊?”

    馮玉祥笑了笑,然后輕聲道,“這些均是我馮家糧行此次準備在肅西行省開設分號所準備的糧食,前些日子才運到,足足有五十萬石!”說到有多少石時,馮玉詳比劃了一個手勢。

    “五十萬石!”查爾被驚住了,看著眼前這個碩大的倉庫,查爾有些疑惑,雖說著倉庫看著很大,但也不像能裝五十萬石的樣子啊,于是轉眼看向馮玉祥。

    馮玉祥笑道:“這還是我運氣好啊,這處倉庫原本是一處釀酒的作坊用來儲酒的地窖,但是因為生意不景氣于是出兌給了我,我讓匠人隨便改改就成了一處地底下沉的倉庫。”

    “不錯,不錯!”查爾繞著倉庫,點頭稱贊道。

    馮玉祥跟在查爾身旁陪著他看了看,然后道:“會長,馬車我已經叫來了,現在開始裝車?”

    查爾反應過來,然后點頭道:“行,裝車吧!”

    ......

    而李致這里,則是時不時的跑到商會門前查看災民們的情況,并且加入到救濟災民的隊列當中。

    這些災民大多都不認識李致,只覺得他穿得錦衣玉帛的一看就不是常人。

    不一會兒,人群中開始喧鬧起來,李致隨著人群的喧鬧聲看去,只見不遠處突然隱隱約約的現出一些人影,且隔得老遠就能聽到一陣陣整齊劃一的步伐聲。

    于是李致有了猜測,這應該是神武軍到了。

    待隊列走進,果然不出李致的預料,這些都是神武軍的士兵,一身精神的黑色軍服腳踏牛皮的靴子,但此時黑色軍服上已經裹上了一層厚厚的雪,看上去猶如雪人一般。

    而且雖伴有嚴寒,但是他們的步伐卻還是那么的有力,隊列如此的整齊劃一。

    災民們見狀紛紛精神緊繃起來,這些穿著黑衣的都是什么人啊?

    “立正!”隨著一聲令下,士兵們紛紛原地站立,等待著下一步的指令。

    不知什么時候,李致身后的災民們已經不知覺的往后退了,只有李致單獨站在前面,當然,這也更好的方便朱凱找到他。

    這時災民們只見從這群黑衣裝束的人身旁,向他們小跑過來一個同樣一身黑衣,腳穿黑色皮靴的人。

    但是這個人并沒有直沖他們而來,而是到他們身前這位他們看上去錦衣玉帛的人面前停住,然后高聲道:“軍長,神武軍一團團長朱凱奉命率一團全體士兵前來報到!”

    李致看著朱凱,然后微微點頭道:“不錯。”

    然后又道:“朱凱聽令,現在安西城的秩序就交由你來負責了,且要組織好士兵積極參與救助災民的工作。”

    聽完李致的話,朱凱立正高聲道:“是!”然后立刻轉身小跑到隊列前面,開始進行部署。

    不一會兒,士兵們均在朱凱的安排下隨著各自的班長,然后小跑到所屬的執勤點,主要就是以整個安西城四個城門,以及大小集市和主要街道處的商會設立的粥棚處來設立執勤點。

    主要就是負責粥棚處災民們的秩序,防止災民嘩變鬧事。

    待士兵們有序離開后,整個隊列就留下了一個排的士兵,然后隨著朱凱一聲令下,他們有的小跑著站在商會門前,有的則小跑進到商會內部,負責警戒。

    災民們見狀均是膽戰心驚的,這些人是要干什么啊?

    李致看出來災民們的心思,于是給朱凱使了個眼色,后者立刻就懂了,緩步走到臺階上,然后高聲道:“鄉親們,別擔心,我們是奉了信王殿下的命令來幫助大家的,負責維持大家的秩序,讓我們一起共渡難關吧!”

    災民們聽到原來是信王殿下派來的,心中均是稍稍安心,雖然他們沒見過信王殿下,但是好歹也是聽說過信王殿下的名號。

    見災民們漸漸適應了,朱凱立刻向李致走去,敬了個禮說道:“軍長,任務完成!”

    “嗯,不錯。”李致點點頭,然后又道:“原本我還打算就這些時日前去軍營檢閱你們的訓練情況,但不料被這突襲來的大雪擾亂了計劃,但剛才所見,神武軍將士倒還是訓練得不錯!”

    “軍長過獎了!”朱凱撓了撓腦袋,傻笑道。

    李致看著朱凱的模樣,心里頗為有感,朱凱變化可真大。

    但此時顧不得多想,李致看了眼門前的狀況然后道:“進來說話!”

    說完,就徑直向門內走去。

    朱凱見狀立刻跟上。

    一會兒,李致便領著朱凱來到正殿,正殿門前兩旁站立著幾名士兵,看到李致兩人過來,幾名士兵立刻敬了個禮。

    李致見狀也跟著回了個禮,然后與朱凱進入正殿。

    “朱凱,你一會兒讓幾個機靈點的士兵喬裝打扮后去王府過來點的那處粥棚探探情況,將那處粥棚的情況摸清楚!我要知道那處粥棚背后是誰!”

    畢竟受到神武軍軍紀要求,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所以朱凱也不問原由,而是高聲道:“是!”
赌大小单双的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