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締造夢魘 > 第一卷 暗涌 第八十五章 假玉
    土匪斜著眼眸對著猴老頭說道:“別以為我不殺你們是因為我害怕你們死了,我不是你們是因為我任務就是要帶你們三人回去,本來是四個的,既然那一個死掉了,那就算了!尸體帶回去也是一樣的,現在對于你們來說也許死了才是最好的等待。

    別以為你們死了我就不能交任務,這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現在我要你們死你們活不成!可不代表你們被我找著了就不會死掉,運氣這個東西誰能說得準呢?萬一你喝口涼水被嗆死了,我可是管不了的哦。”

    看著十幾個人用力的把棺材推開,看著主棺露出來的一角,我的心跳動的頻率居然錯亂交雜,不僅刺痛而且悶,就感覺有東西在控制著我,要占有我的身體一樣。

    這一刻我有種錯覺,我來到這里仿在幾百上千年前就被安排好了,就是為了等待著驗證著什么東西,甚至是來和什么比較的那種,也不知道心里為什么不由自主的就產生了這種念頭。

    現在我很想跑掉,可是看他們裝備精良,而且一個個都是虎背熊腰的塊頭,看他們的精神狀態想跑是不可能的了。

    剛移開龍棺一頭,現在就要硬生生的,把這頭的龍棺毀掉,三下五除二的功夫龍棺的木頭被他們分開,露出里面的棺。

    剛才他那一巴掌,打的我一點力氣都沒有,現在我都還沒有緩過勁來,看樣子他要是下死手,一巴掌就可以要我的命。

    看著露出來的棺材猴老頭不淡定的說道:“居然這個主棺還有個棺槨,不對勁它怎么還會有棺槨?按道理說這這么棺中棺就是個禁術,這口龍棺就應該是這口主棺的棺槨才對,怎么里面還會加一個棺槨?小子我建議里帶著我全部離開這里,另找別的出路,不然接下來的事情可能會害死這里的所有人!”

    “兄弟幾個把槍架好對準棺槨,然后上去幾個人,先把外面的棺槨揭開。讓里面的東西見見光,睡了幾千年了也該醒醒了,開完封咱們就退到一旁,有情況我們就子彈伺候。”

    他的部下辦事效率很高,他說出的每一句都會被執行,而且是立馬有人會行動,完全就是早就演習好了的一樣,這個事情你去做附帶著命令你的敏感詞,那個事情該我去做,口令是暗示我的,沒有那一個人出現那種情況,腳只要動了就不會再停留。

    這口棺槨呈現血色,這顏色我在電視上面見到過,應該是雞血石做的,這么大的一塊雞血石而且顏色那么均勻,里面會不會真的如李世杰所說是個大兇之物。

    一根煙的功夫,一塊血紅色的石板被七個人抬起來,我被土匪抓著領子提到棺槨邊上,看著里面的棺材,我靠這里面的棺材居然不是木頭的,而是一塊巨大的玉!

    猴老頭也不管攔著他的四個人湊過來,看著這塊巨大的玉石棺材驚呼,“怪不得,怪不得龍玉可以放到別處去,還放這么遠,原來關鍵就在這里里!有母玉的滋養在放遠些也不會有問題的,血液為主母玉為輔,相當于一個加強版的信號發射器,大智慧,真的是大智慧!先輩的智慧不僅僅是進化這么簡單的。”

    “吳老板就是吳老板,這知識儲存兩果然驚人,一眼就看出來了這里面的玄機,厲害的程度可不是我們這些毛頭小子可以比上的!”

    我反正是聽不懂他們說的什么,一天神神叨叨的,冷不丁地說一句話出來,能讓你找不到東南西北,與其聽他們說話,還不如一個人在邊上,裝死來的痛快些,反正都聽不懂,傷腦筋了的事情還是要少干。

    我倒是看到這棺槨里的玉棺有些不尋常,在這玉石里面有一些極小的線條,這些線條發紅,乳白的玉石里有發紅的線條他們沒有發現嗎?

    我試著性的摸了一下玉石,不摸不知道這一模嚇得我后退四五部,被土匪的手下擋住才穩住身體,“這玉石是軟的!”他們聽著我驚恐的聲音,不會認為我是在和他們開玩笑的。

    猴老頭示意大家不要發出任何人聲音,走到我邊上把我拉到棺材邊上,用刀割開我手指,一滴鮮血流出滴在玉棺上,血液剛碰到玉棺,立刻消失不見,肉眼可以看見這血液順著玉石里面有規律路線的朝著一個方向跑去。

    不僅如此,還有一陣陣微弱地,微弱到幾乎是聽不見的喘息聲,從這個柔軟的玉棺里傳出來。

    前不久咱們還在討論這里面的東西,能不能活幾千年,現在聽到這個喘息聲,一個活了兩千多年的物種,發出的喘息聲,干擾著我的世界觀。直到現在我才發現沒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他絕對不是個玩笑話,2000年什么概念,居然能活到2000年。這要是讓他跑出來了,說他是人,還是妖,還是仙?

    這個喘息聲將剛才無比囂張的土匪弄得表情也很嚴重,對猴老頭問道:“吳老板這怎么搞啊?你說這里面還有東西喘氣,這些方面的的事情,你可是最在行的,我們怎樣才能把它弄死?不能讓這些東西出來,你要是有辦法弄死它,能讓它不出來擾亂世界的秩序,我的人手你隨便調遣!”

    猴老頭嚴肅的說道:“這個母玉現在已經不是母玉了,可以說現在的母玉已經轉變成了繭一樣的東西,可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按道理來講子玉在遠處會源源不斷的吸收它和母玉產生的養料,可養分就像沒有被龍玉吸收了一樣,導致這里的養分過度的充裕,反倒被這家伙吸收了。

    看來現在養的不是玉,現在養的是這玉棺里面的怪物!”猴老頭說完看著手里的龍玉,然后在看著棺槨里的玉棺說道:“壞了這里早就有人來過了,龍玉已經被人取走了,要讓著玉棺自己凝聚這么多養料,沒個十年八年的是完不成的,有人居然比我們提前來了十年!”說完他然后重重地手里的玉佩摔在地上。

    再一把抓起邊上的李約峰說道:“真正的龍玉在哪里?這里這場戲你們演的可真夠足啊!是不是連你自己也沒想到,龍玉拿走了尸體還會繼續活啊!龍玉呢拿出來?這是我最后一次詢問!”

    我看著他識破龍玉是假玉的樣子這么的氣憤,看來他平時裝做不在意的樣子,真的很辛苦,我反正是什么都不知道,現在哪里涼快哪里呆著的樣子我自己都覺得我很慫,慫到連我自己的感到惡心。

    李約峰這小子還有事情瞞著我,搞不好那紅色房子下面我放的那塊真龍玉,真得被他小子順走了,難不成真的龍玉現在就在這狗日的手上,真真實實的讓我認識到這些人,沒有一個可以說心里話的,他們心里的算盤,一個比一個打的響,誰都想做最后的贏家。

    土匪在這邊上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這里面的事情現在越來越復雜,到底誰才是黃雀已經沒有辦法區分了,我從最初的一條方向被帶到這條路上,剛開始我簡單的以為保住性命才是我最該做的,可是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這活下去的目的是為了什么了,一個棋子有了思想,果真是最殘酷的事情。
赌大小单双的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