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惹火嬌妻:閃婚老公太兇猛 > 第二十四章 得知真相,我的女人不準碰
    盛世集團頂樓總裁辦公室,正在忙于工作的盛君臨接到了自己助理打來的電話,看來車禍的事情調查的有些眉目了。

    接過電話,電話那頭的助理便開口說道:“總裁,車禍調查有了新的進展,幕后主使確實是林家千金林心怡,而干這件事的人是...”

    當助理快要說到這個人的時候,竟然停了下來,似乎這個人對盛君臨來說有些特殊。

    “說下去。”盛君臨皺著眉頭,冷聲說道,語氣中明顯多出了些許的不耐煩。

    只聽電話那頭傳來助理輕聲嘆氣的聲音,隨后便說道:“是盛霍祥,您的小叔。”

    此話一出,盛君臨冰冷的眼神頓時充滿了殺氣,不等助理說什么,直接掛斷電話起身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

    盛君臨真是沒想到,和自己一起合作的盛霍祥竟敢公然對自己的人下手,若不是這丫頭命大,估計......

    十分鐘之后,盛君臨從一輛跑車內下來直奔酒吧大門。

    “盛少。”

    “霍祥在哪?”盛君臨在吧臺前的一名服務員面前停下,冷生詢問道。

    本帶著笑容的服務生在看到盛君臨那雙冰冷且帶著殺氣的眼神后,立馬收起了笑容,低聲說道:“祥少剛才和一伙人去了343包間。”

    服務員還未反應過來,面前的身影便來離開了。

    服務員拍著胸脯,深深吐出了一口氣,低聲呢喃著:“盛少可真是可怕!”

    “來來來,繼續喝!別停!今天我請客,不醉不歸啊!”

    “小妹妹長得還真是不錯呀!”

    “服務員,再給我來一箱啤酒!”

    .....

    嘈雜的樓道內除了閃爍刺眼的燈光外,還有來自每個包間內的聲響和說話聲,盛君臨快速走到343包間,一腳將門給踢了開來。

    包間內的幾個陌生面孔被這一舉動給嚇壞了,而坐在沙發中間位置的盛霍祥很是平淡的看著盛君臨,壓根就沒有害怕的意思。

    反應過來的一個男人走上前,露出一張自以為兇神惡煞的面孔,伸出手指著盛君臨吼道:“你是哪來的孫子,竟然敢砸祥少的場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從這里滾出去!要不然對你不客氣!”

    盛君臨低哞看向面前的男人,沉聲說道:“給我滾!”

    聲音不大不小,卻夾雜著狼一般的殺傷力,面前的男人連忙收回自己的手,氣勢明顯消減了大半截。

    盛君臨推開面前的男人,直接來到盛霍祥的面前。

    “各位,今天有點事情要處理,下次再請你們喝酒,都先出去吧!”盛霍祥抿嘴一笑,沖著周圍的幾個男人說道。

    周圍的男人帶著疑惑的表情陸陸續續離開了包間。

    此時此刻,包間內只剩盛君臨和盛霍祥二人。

    “車禍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盛君臨兩手狠狠地拍在茶幾上,安靜的包間內被盛君臨這一個動作直接激化。

    盛霍祥挑眉看向盛君臨,笑著回答:“既然都查出來了,還問什么?”

    “啪!”

    下一秒,盛君臨的拳頭直接落在了盛霍祥的臉上。

    盛霍祥別著臉吐出一口血水,緩緩抬起手擦掉嘴角的血水,嘴角依舊上揚著一抹邪魅的笑意,道:“力道不錯,不過盛君臨我有必要提醒你,我們回國的目的是什么,而你現在做的又是什么?”

    盛君臨收回自己的拳頭,直接將桌子上的一瓶酒摔在了地上,沉聲警告道:“既然是我決定要娶的女人,不管是我的合作伙伴還是什么,都不準碰她!尤其是你我的好叔叔!這是第一次警告你,第二次就不會這么簡單了。”

    坐在沙發上的盛霍祥從沙發上站起來,對著快要離開包間的盛君臨說道:“你該不會是喜歡上這個女人了吧?”

    抓著包間房門的手頓了頓,他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沒有,只是不想讓你動她打亂我的計劃罷了。”

    盛君臨離開了。

    “哼,呵!這小子看來還真是對這個女人動了情,不過沒關系,既然你喜歡就喜歡吧,反正這個女人多少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計劃。”盛霍祥冷笑一聲,看著半開的包間,略顯淤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離開包間的盛君臨回到車內,卻沒有第一時間啟動車子,而是回想起了剛才盛霍祥說的那句話。

    我喜歡上了向南音?

    不可能,向南音這種平常的女人,自己怎么會喜歡上她,她只不過是自己計劃中的一個小旗子而已,利用完就會丟棄掉。

    為避免繼續多想下去,盛君臨啟動了跑車,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而在之后的幾天內,盛君臨徹底停止了對林家所有的資助,包括他原本很看好的兩家合作也因為車禍事件直接取消。

    這讓林家開始有了危機感。

    而被關禁閉的林心怡得知這件事后,很快便聯想到關于前幾天自己派人干掉向南音的這件事,除非是個傻子才不會想到這兩者之間的關系。

    正在林建國為這件事發愁的時候,林心怡出現在了他的書房內。

    “爸爸,我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情,不過這需要爸爸的幫助。”林心怡把握十足的看著林建國說道。

    一聽有辦法,林建國緊皺的眉頭頓時舒展了許多,問道:“什么辦法?”

    “您不是有投資盛家一部電影嗎?我需要你......”林心怡對準林建國的耳畔低聲說著自己的辦法和想法。

    “可以是可以,但會不會太冒險了,盛君臨來不來都是個問題。”林建國略帶懷疑的看著自己的女兒。

    林心怡嘴角一揚,點頭說道:“來不來,到時候就是我的事情了,爸爸還需要讓我代替您去就行了。”

    林建國思來想去,還是覺得有些不妥,正當要開口的回絕的時候,公司的助理有打來了一個電話,告知了公司現在的危險處境。

    實在沒有辦法的林建國只好點頭答應了林心怡的這個法子。

    林建國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至于成不成功,到時候再說,總比現在坐以待斃的好。
赌大小单双的技巧规律